<i id="y4hbp"><bdo id="y4hbp"></bdo></i>

    <i id="y4hbp"><bdo id="y4hbp"><pre id="y4hbp"></pre></bdo></i>

    歡迎光臨淮南科貿學校官方網站 今天是2024-03-07 星期四
    當前所在位置: 教學管理

    長征路上令人震撼的七個數字



    紅軍不怕遠征難。
    長征,是一段令人難以忘卻的傳奇
    是一部輝煌的史詩。
    長征的偉大可以從一個個震撼人心的數字中來感受。
    1
    紅軍長征 平均每天行軍74里
    參加長征的紅軍共有四路:
    中央紅軍,也就是紅一方面軍
    紅二方面軍
    紅四方面軍
    紅二十五軍
    從1934年10月10日開始到1936年10月22日結束,紅軍長征合計歷時2年零12天。四路紅軍長征的總里程65000里,全軍平均每天行軍74華里。
    中央紅軍長征跨越了中國11個省份,轉戰地域面積的總和比許多歐洲國家的國土面積都大。
    2
    中央紅軍 平均年齡20歲
    紅軍將領平均年齡不足25歲;師以上干部平均年齡二、三十歲;士兵這個階層,年齡最大的是中央紅軍,平均年齡20歲左右,最小的是紅二十五軍,士兵的平均年齡還不到18歲。這是個充滿朝氣的年輕的隊伍。
    3
    中央紅軍 平均每天一場遭遇戰
    長征途中紅軍始終處在敵人的圍追堵截中,期間共發生了600余次重要戰役戰斗。中央紅軍平均每天一個遭遇戰,長征途中留下了許許多多英雄的故事。
    打婁山關的時候,先鋒團的12團政委鐘赤兵,腿被打斷了,警衛員為了搶救他的生命,就用木匠的鋸子把他的腿給鋸下來了,他居然活下來了,一條腿走完了長征。
    長征路是一條戰斗的路,也是一條流血的路。
    4
    平均每百人擁有槍支40余支
    長征出發時,國民黨軍隊手上擁有飛機大炮,而紅軍則僅擁有步槍25000多支、短槍2800多支;平均下來每百人擁有槍支數僅40多支,平均每支槍只有不到56發子彈。
    紅軍就是憑借步槍、短槍、梭鏢這樣的武器,打垮了國民黨裝備精良的百萬大軍。
    5
    每前進300米就有一名戰士犧牲
    長征是人類歷史上罕見的不畏犧牲的遠征。各路紅軍出發時,總人數20.6萬人,沿途補充的兵力約有4.2萬人,最后到達陜甘的只有5.7萬人。在戰斗中犧牲的紅軍營以上干部430人,平均年齡不到30歲,其中,師職干部80多人。
    在長征路上,每一場戰役中都有紅軍戰士獻出生命,平均每前進300米就有一名戰士犧牲。
    6
    紅軍長征 翻越大雪山40余座
    長征途中,紅軍先后翻越了40多座山脈,海拔大多在4000米以上,其中5座大山終年積雪,空氣稀薄,氣候變化無常。
    很多紅軍戰士就是因為天寒地凍加上高原反應,倒下后再也沒有起來。
    紅軍走過了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廣袤濕地——松潘草地。那里泥潭密布,暗溝交錯,稍有不慎,人馬就會被吞沒。
    過草地時饑餓也是很大的威脅,很多官兵以野菜、草根、皮帶充饑。
    在中國人民革命軍事博物館,至今還收藏著一條紅軍戰士沒吃完的皮帶;為了防止吃到有毒的野菜,他們組成了一支試吃小組,能進到試吃小組的只有共產黨員。
    7
    紅軍長征 跨過大河近百條
    在長征征途上,紅軍渡過了近百條河流,包括世界上最洶涌險峻的峽谷大江,其中大河24條。河流既是軍事障礙,也是發生慘烈戰斗的地方。
    突破烏江、突破金沙江、強渡大渡河、四渡赤水,這完全是在敵人的夾縫中求生存,從來沒有一個團體表現出這樣英勇的戰斗精神。
    80年前,
    紅軍如滾滾鐵流,長驅數萬里,
    戰強敵、跨激流、
    翻雪山、過草地,
    完成震驚世界的萬里長征。
    80年過去了,
    我們不會忘記這舉世無雙的壯舉,
    不會忘記這人類歷史上的奇跡,
    更不會忘記每一位英勇無畏的紅軍戰士……
    王承登,101歲,15歲參加革命,歷經爬雪山、過草地、攀鐵索橋、強渡大渡河等重要戰斗。王老說,當年紅軍過草地曾十幾天沒開火,以野菜充饑,“再苦再難也堅信勝利。”
    吳清昌,1917年生,江西會昌人。16歲參加紅軍,歷經反“圍剿”和紅軍長征,他印象最深的戰役是飛奪瀘定橋戰役。激戰中,吳清昌被子彈打掉了左手食指半截指頭。
    楊義生,1919年生,四川巴中人。1932年,楊義生參加了紅四方面軍,跟隨紅軍參加了嘉陵江戰役、松潘戰役,翻越達古、昌德雪山,走過松潘大草原。
    王鳳文,1917年生,四川巴中人。1933年參加革命,1934年參加長征,1935年加入中國共產黨。王鳳文與戰友在1936年1月的高臺戰役中,和軍閥馬步芳的騎兵血戰了5天5夜。
    方槐,1917年生,江西于都人。12歲參加兒童團,1933年加入中國共產黨。方槐對湘江戰役印象最深,“天上有飛機,地下有追兵,我看到清澈的河水都被紅軍戰士的鮮血染紅了。”
    李光,1920年生,1934年加入中國工農紅軍。在強渡烏江、遵義戰役、四渡赤水等戰役中表現突出。1938年加入中國共產黨。他的右手被敵人的機槍射中,光榮負傷,至今只能用左手敬禮。
    王定國,1913年生,四川營山人,1933年加入中國共產黨。在1936年翻越雪山時,王定國的一根腳趾被凍掉。她曾在94歲高齡時重走長征路,探望當時還健在的老戰友和房東鄉親。
    還有許多紅軍戰士,
    我們已經無法知曉他們的名字。
    但英雄壯懷,
    物在!心在!山河在!
    回望長征路,
    不是重復過去,
    而是面對今天!

    發布于:2019-05-30}

    上一篇:淮南科貿學校2019年春學期學期 關于開展“學生資助誠信教育主題月”活動的通知

    下一篇:今年非常贊的一篇畢業致辭:像弱者一樣感受世界

    欧美∧v中文人妻在线_亚洲性网在线观看_亚洲自偷自拍另类第1页_亚洲大片在线观看